Wednesday, December 15, 2010

背後吐口水拋石頭不GENTLEMEN


在馬華前總會長翁詩傑非議馬華現任總會長蔡細歷在馬來主權立場不一後,馬華基層領袖不滿翁詩傑踩踏自己人,破壞馬華的團結及穩定,紛紛譴責翁詩傑,有者甚至要求翁詩傑退出馬華。

首先,馬華帝帝旺沙區會主席兼馬華中委蔡寶鏹炮轟翁詩傑鎗口對內不對外,促請翁詩傑退出馬華、馬華雪州聯委會組織秘書劉錦明形容翁詩傑是馬華毒瘤、馬青旺沙馬朱區團團長吳傑民炮轟翁詩傑伙同外人向同志開炮,企圖再次破壞馬華團結、馬華加埔區會主席宋奇才抨擊翁詩傑在蔡細歷背後插刀、馬青霹靂州副團長余政燊指責翁詩傑不尊敬總會長,藉著媒體調侃蔡細歷。

除了馬華基層領袖,著名時事評論人
林放洪偉翔許國偉等人,也著墨點評翁詩傑。

尤其是洪偉翔的文章,一針見血批評翁詩傑賊喊抓賊。

小時候,我很頑皮,常常和同學或鄰家小孩打架,我們每次打架前,總是挑戰對方一對一,單打獨鬥,旁人不可插手,被打倒的一方必須認輸,稱呼勝者為大哥,服從勝者。

曾經有一次和表弟打架,表弟打輸了,但他不認輸,先是向我吐口水,然後跑到大樹後向我拋石頭,我險些被擊中,非常不「GENTLEMEN」,長大後,我與該名沒有君子風度的表弟,漸行漸遠,鮮有來往。

長大後,我愛看摔角,我最討厭的就是打輸了的摔角手(我們叫他們壞人)出茅招或陰招,在勝者不備時,犯規用椅子從後攻擊勝方,或是出其不意的攻擊勝方,非常沒有君子風度,被觀眾噓聲喝倒彩。

馬華在308大選後,發生相當嚴重的黨爭,馬華召開雙十持大後,問題並沒有解決,馬華幾乎陷入癱瘓,無法正常操作,大多數馬華同志都贊同,唯有通過重選,才能解決翁蔡廖三派的糾紛。

馬華328重選是場君子之戰,無論是誰勝出,敗選一方必須尊重中央代表的決定,問題才能一勞永逸解決。

結果,蔡細歷在三角戰中勝出,回鍋不成的馬華前總會長黃家定接受敗績,沒有在背後「吐口水也沒有在樹後拋石頭」,算是君子紳士,願賭服輸,還受到人尊重。

部落客洪偉翔的翁詩傑賊喊抓賊原文如下:

“政客可以為了政治利益而無所不用其極”,馬華前任總會長翁詩傑最近的所作所為就給這一句話下了一個完美的註腳。

若是有留意最近的新聞,相信大家都會知道老翁最近頻頻向扳倒他的現任馬華總會長蔡細歷叫陣,翁诗杰高調向媒體“揭露”蔡細歷曾經向“馬來主權”叩頭,即要求馬華(或國陣)回到過往的模式,支持讓所有區部主席職位一概由巫統來擔任。

先不論老蔡有沒有說過這樣子的話,但翁詩傑這一番無端向黨內同志發炮的言論,很明顯是为明年的党选做准备,除了对蔡细历指头划脸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向华社,尤其是马华中央代表说明自已才是不折不扣、敢於對抗馬來主权的英雄好汉。

问题是,如今翁诗杰只是通过媒体抒发壮志,但其過去任內的的一年半時間裡,何曾對馬來主權吭声過?況且現今的蔡細歷正因抨擊馬來主權而被巫統領袖群起攻擊,翁詩傑如此“應景”的一番落井下石,不是變相地在為馬來主權搖旗吶喊嗎?

回到翁詩傑的指控,蔡細歷到底有沒有說過這一些話?除了翁詩傑蔡細歷、還有會議中的出席者之外,沒有人會知道。所以大家都還在等著翁詩傑拿出進一步的證據來證明他的指控(相信蔡細歷將不會回應一個過氣政敵具有政治意圖的喊話)。

但翁詩傑如今如此義正言辭、正義凜然地取笑蔡細歷,只要對其在位期間的作為有些許認識,必定感到啼笑皆非、哭笑不得。

根據資料,馬華所擔任的國陣區會主席職位有三宗被巫統取代事件(即雪蘭莪的格拉納再也、吉隆坡的旺沙码朱和森美蘭的阿沙),都是發生於翁詩傑的總會長任內。

到底谁向马来人主权畏头缩尾,既定的事实就足以彰显翁诗杰才是这一號人物。回想一年多前的馬華黨爭時期,當時甚至有報章報導直言老蔡的辭職重選*,變相挽救了馬華,以免更多主席職位成為國陣的囊中之物,翁詩傑任內捍衛國陣主席職位的“政績”如何,由此可見一斑。

當時的翁詩傑不只默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別說有任何的抗爭行動,甚至連一丁點的怨言都沒敢發出,跟老翁“自稱”向來都與巫統馬來主權抗衡的“偉大形象”,怎會有如此巨大的落差?

別說翁詩傑到現在還證明不了老蔡說過這樣的話,即便蔡細歷真是在會上如此發言,對比老翁的容忍縱容不敢反抗,自己又何嘗不是馬來主權的變相捍衛者?一百步笑五十步(不是五十步笑一百步),這種賊喊抓賊的遊戲未免玩得有些低劣。

翁詩傑在馬華起起落落,唯一沒有改變的本色就是能言善道,很會找機會說些似是而非的話來裝扮自己的形象。

以前,這些招數都令他從馬青開始就一帆風順。不過,任何政治權術都是不宜重複使用,就像魔術師在舞台上不能重演他的術技,因為道具遲早顯露出來,讓觀眾識破。翁詩傑顯然不明白這一道理。

1 comment: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他没有小鸟,不要怪他!哪里有自己人杀自己人的?或背后插刀,古话说,为了兄弟,两斜插刀,只可惜,他可不是呀!她是想一刀吃进他的心。统一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