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6, 2016

凱里為何沒有獲封賜?



也許很多人都很好奇,青年體育部部長凱里當選巫青團長已7年,入閣也已3年,但為何迄今還未獲州統治者或最高元首封賜任何勛銜。

凱里曾經被冷藏多年,2009年當選巫青團團長後,竟然沒有入閣,他的副手拉查里出任青體部副部長,他的手下敗將慕克里茲卻出任國內貿易及工業部副部長,他當時沒有受封拿督斯里勛銜(內閣部長的頭銜,魏家祥出任首相署部長後就獲封賜拿督斯里勛銜)也見怪不怪。

凱里已出任青年體育部部長3年,但是依然沒有獲得任何封賜,令人感到納悶,是他拒絕受封呢,還是仿傚已故前副首相嘉化峇峇?

大馬奧運健兒獲得41銅的佳績,身為青年體育部部長的凱里算「有功」吧,會不會受封拿督斯里勛銜呢?


除了凱里,擔任教育部副部長的張盛聞也沒有任何銜頭,在位時沒有獲得任何勛銜的包括前任青體部副部長顏炳壽及前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部長黃俊傑

嘉化峇峇在擔任副首相時沒有任何勛銜,他在卸任後獲封賜最高勛銜,前內閣部長佐哈勵在退位20年後才獲封賜丹斯里聯邦勛銜

在位時沒有任何銜頭包括民政黨前副部長吳清德,他退位多年後才獲檳州元首封賜拿督勛銜,前檳州首席部長林蒼佑在位時也沒有任何勛銜在身,他在退位後獲檳州元首封賜拿督斯里勛銜,過後又獲最高元首封賜最高銜頭。

曾經擔任民政黨檳州行政議員的鄧章耀,迄今也沒有任何銜頭。

檳州現任首席部長林冠英,也是沒有任何勛銜的在位領袖。

這些在位領袖雖然沒有任何銜頭,但他們的下屬或下下屬,很多不是拿督斯里就是拿督,當他們指令下屬處理事務時,還須尊稱他們拿督斯里或拿督,感覺怪怪。

Friday, August 19, 2016

適苑酒家的牡丹蝦




我很喜歡吃炸蝦球,但是大多數餐館炸的蝦球都不好吃,不是蝦肉炸得太熟,就是下鍋的粉槳炸得太硬,口感不好及不香脆

幸好,太太是炸蝦球高手,自己調配了獨一無二的粉槳,不但香脆,蝦肉也炸到剛剛好,她還沒有炸完蝦球,我已偷偷吃了兩三個。


我還以為找不到比家里更好吃的炸蝦球了,直到吃了適苑酒家的牡丹蝦,才知一山還有一山高。


適苑的牡丹蝦是因下鍋油炸時開如牡丹花瓣而取名,粉槳包裹著芋絲,散發出濃郁的芋頭香味,蝦肉新鮮,蝦球香脆,令人吃了不能停口。

Sunday, August 7, 2016

哥打白沙羅的崛起









哥打白沙羅是個新區,只有短短十多年的發展歷史,很多華裔紛紛搬遷到該地居住,也有不少外勞及外籍學生。

哥打白沙羅是我國發展最神速的地區之一,受到雙威集團、麗陽機構、征陽集團等的青睞,斥資重金打造綜合發展計劃,包括雙威NexisGizaTropicana GardenThe Strand等等。

除此,許多發展商也在哥打白沙羅地區開發住宅區及建立公寓,產業價值水漲船高,人口也隨著增加,加上捷運即將通行,哥打白沙羅的未來受到各界刮目相看。

哥打白沙羅的周邊地區有許多購物廣場及霸級市場,包括IKEAThe CurveOne Utama等,成為了雪隆居民愛來消費的地方。





哥打白沙羅華人聚居的地方,有華人當然就有美食,哥打白沙羅也不例外。

哥打白沙羅的美食主要集中在雙威廣場(Dataran Sunway),美食店如雨後春筍般林立,到處可看到小販中心、茶室、日本餐館、韓國餐館、火鍋店、點心店等等。


很可惜的是,有幾家好吃的茶餐室及檔口,由於某種原因而結束營業,令人懷念其美好味道。


首先令我最難忘的是開在新源隆茶餐室(已結業)Robert檳城虾面檔口,他的檳城虾面、檳城粿條湯及檳城淋面太好吃了,我常常去吃,可惜由於當時新源隆茶餐室要起租金,Robert只好搬到鄰近的好街坊美食中心繼續營業,不過生意卻一落千丈,最後無奈轉手他人,再也沒有看到Robert這個年輕人的蹤影。


說到炒粿條,我認為其中兩檔比較好吃,不過最後還是面對關檔的下場。


第一檔是開在美佳堂(基督教堂)後面茶餐室的炒粿條檔,原本由一年輕人在炒,不過由於不好吃又貴,少人光顧,最後轉手給一中年婦女繼續炒,我就吃上了癮,每個禮拜都要吃兩三次。


可是,不知何故,兩個月後,我再去吃時,竟然關檔了。


第二檔炒粿條是開在搬遷後的新源隆茶餐室(也已結業),由一老人在炒,雖然生意不好,但他很用心在炒粿條,我也吃得津津有味,每個星期都會去光顧。


不過,搬遷後的新源隆茶餐室生意一落千丈,最後只好關店,炒粿條檔口也只好跟著結束營業,從此再也看不到此老人在哥打白沙羅出現。


另一檔我愛吃的是由一對夫婦經營的三間莊豬肉丸粉檔,在周一81日)關檔了,Ho Chaz茶餐室老板告訴我他們退休了,但我不相信,他們很可能搬到附近的茶餐室。(我終於找到他們,他們搬去了沃特美食茶室,NO 1, JALAN PJU 5/20E, KOTA DAMANSARA, PETALING JAYA, 就在THE STRAND ENCORP MALL附近。)


自從該檔口在Ho Chaz茶餐室開檔後,其他檔口的生意都受到影響,他們賣十多碗,其他小販才賣一碗,從其他小販的臉色看來,他們很不歡迎該對夫婦在Ho Chaz茶餐室做生意。


該對夫婦的三間莊豬肉丸粉及咖哩面相當好吃,料多,價錢又比其他檔口便宜,食客當然選擇他們捨棄其他檔口。

另一家我很懷念的是龍門點心店,其燒賣非常好吃,叉燒包、魚賣、蒸排骨等等,都很好吃,而且價錢便宜,可惜的是,錦選點心連鎖店在附近開店後,龍門點心店不久就結束營業了。







Tuesday, July 12, 2016

拾金不昧



相信很多人都拾過錢包或現款,如果是錢包,要找失主並不難,如果只是現款,可能就找不到失主了。

新加坡德士司機拾金不昧,將235500新幣送還失主(約70萬令吉),網民大贊已宣告破產的德士司機誠實。


不過,也有網民質疑此事造假,因為德士司機在兩年前已是泰國失主的臉書網友,也有網民認為,德士司機不敢貪財是因為新加坡法律嚴厲,如果將該筆鉅款佔為已有,可能面對法律制裁,因為失主向警方報案,警方可通過閉路電視及有關德士公司,找到該名司機,進而尋回該筆鉅款。


根據大多數國家的法律,如果你的存款戶頭突然多了一筆款項,如果你把它提出及花掉,你將會遭到逮捕及提控,2011年,紐西蘭的Westpac Bank發生了一起內部系統錯誤,導至一名存戶意外獲得1000萬紐元,該存戶花掉了錢,結果遭到警方逮捕。

1988
年,我在生活出版社擔任風采雜誌記者,有一天,我到攝影部處理事務,經過新生活報編輯部門口時,發現地上有一大叠錢(大概是我當時的一個月半薪水),我拾起來後,我並沒有佔為已有,馬上問附近的同事有誰掉了錢,當時沒有人站出來認回失款。


約莫一個小時後,一名女失主出現了,說出了她的失款數目,我當場將失款還給她,如果我沒記錯,她叫阿蓮,人長得胖胖的,短頭髮,她並不是生活出版社的職員,但是萬能開彩日,她會到來一趟。


我的另一次拾到金錢經驗是在雲頂遊樂場,當時我和家人坐震震車,結束後,我們發現了一個錢包在我女兒的座位上,我打開來看,里面有好多張信用卡及一大筆現款(估計有兩三千塊),我女兒說,爸爸,失主一定很傷心,我們將錢包交給工作人員,等失主來認領。


我們將錢包交給工作人員後,繼續我們的行程。


從此,我就再也沒有拾到金錢或錢包了。

Wednesday, May 4, 2016

太平的豬腸粉



太平的豬腸粉也是很特別,其他地方吃不到,尤其是其特制紅色甜辣醬及撒上佷多炸油蔥及芝麻。

不像其他地方的豬腸粉,太平豬腸粉沒有釀料魚丸或腐皮,也沒有虾膏醬,一般有加芋頭糕,其中一檔還加上虾米。

太平有三檔好吃的豬腸粉,分別是拉律峇登小販中心第71檔豬腸粉、太平Siang Malam阿順豬腸粉及太平榴槤坡小販中心C37號檔口的豬腸粉。

我個人比較喜歡太平榴槤坡小販中心C37號檔口的豬腸粉相信太平人都吃過,太平人在外地看到豬腸粉點來吃時,就是吃不到太平豬腸粉香滑及特制甜辣醬的美好絕配味道。

該檔已賣了二十多年的豬腸粉,是我在太平時愛吃的美食之一,每碟才2.20,加油蔥2.50,必須早點去吃,否則就會排長龍。

該檔豬腸粉與外地豬腸粉不同的地方是可加芋頭糕,檔主會撒很多油蔥在豬腸粉上,淋上很多特制甜辣醬,本來沒有味道的豬腸粉變得油滑又充滿,配在一起成了絶世美食,吃起來別有一番風味。

Monday, April 25, 2016

暗藏美食的世外桃園司南馬










霹靂司南馬是一個離開太平約50公里的小鎮,車程約一個小時,民風樸素,環境清幽,居民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可謂是個世外桃園。

司南馬雖然沒有繁華迷人的市景,沒有車水馬龍的街道,但是卻暗藏美食,許多老饕不辭舟車勞頓,千里迢迢到來品嚐美食。


我比較知道的是其中兩家飯店,即家鄉飯店和林記飯店,著名的是清蒸南哥魚(順売)、薑蔥炒田雞、雞精田雞、咖哩大頭虾、清蒸白須公、清蒸水馬溜(Sebarau)、咸魚肉餅豆腐等等,全部原汁原味,家鄉味道煮法,包你吃到回味無窮。


林記飯店還有一道美食必吃,就是其祖傳雲吞面,踏入林記飯店,你可以看到食客先吃了一碟干撈雲吞面,然後再吃飯,你可以想像林記的雲吞面有多好吃,否則食客就要吃飯了,還點了一碟雲吞面來塞飽肚子?


更重要的是,如果你是來自大城市,付錢時你會以為店家算錯賬,因為價錢是便宜到叫人偷笑!

Tuesday, March 22, 2016

太平咖啡廳與咖啡廳之爭



太平人很有口福,不但街邊小販及小販中心的美食好吃,連酒店咖啡廳的食物也很美味。

我要說的是美景酒店的咖啡廳。


美景酒店座落在古打路,建立於八十年代,已有約三十年歷史,當年是繼文華酒店之後的太平第二大酒店,常有外地旅客到來下榻。


美景酒店的房祖不貴,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其咖啡廳,也是太平人愛去用餐的地方,價錢不但公道便宜,大多數人都消費得起。


我住在太平時,也常和朋友或家人去用餐,咖啡廳時常高朋滿座,服務生多數是印裔(經理及其中一兩人會講福建話),服務態度很好,上菜也很快。


我聽說廚師是海南人,最好吃的是炒面(我比較喜歡炒米粉面)及炒飯,當時的雞扒也不錯,尤其是Chicken Marryland.


吃完飯後,太平人多數會點雪糕,這里的雪糕便宜好吃,這里就不多介紹,你去太平時記得去嚐試啊!



據悉,在九十年代的輝煌時期,美景酒店的主要收入竟然來自咖啡廳(每個月都賺大錢),而不是酒店房租,結果引起太平超級集團(Super Motor)的興趣,建立了Legend Inn酒店,同時附設咖啡廳。

Legend Inn
酒店非常重視咖啡廳的生意,推出各種美食吸引顧客,初時確實搶了一些美景酒店咖啡廳的顧客,但由於價錢不夠大眾化,顧客又較懷念美景酒店咖啡廳的食物,因此美景酒店咖啡廳依然高朋滿座,最後各有各做,結束一場咖啡廳與咖啡廳爭。

Friday, March 4, 2016

黑店系列之六:北京三里屯酒吧街



接下來,我要談的是在北京的黑店。

一宗是網友在北京三里屯酒吧街被騙的經過,另一宗是檳城商人在北京王府井大街被騙的過程。

先說網友在三里屯酒吧街被騙的事件,根據該名網友在網上的貼文,當時他和一名朋友到北京自由行,一個星期後,聽說那邊很熱鬧,老外喜歡去消遣,因此過去見識一下。

到中國自由行,如果一個人獨行,千萬別理會在路邊拉客的男子或女人,不要跟隨他們去口中所說的酒吧,不要相信有美女陪座的誘惑,否則很可能被騙失財,甚至被軟禁或受到傷害。

這些在路邊拉客的男女,背後黑店大多有黑道背景,已經有不少人明知被騙,但都無可奈何,只好當著破財消災。

有些酒客不甘被騙,在結賬時與酒吧人員發生爭執,結果被保安毆打到遍體鱗傷,在三里屯是常有的事。

事主說,當天天色已暗,他和朋友搭德士在三里屯十字路口下車,然後朝左步行過去,現場相當熱鬧,都是酒吧,他們一邊走一邊朝酒吧內觀望,旁邊很多人過來拉客進去酒吧消費。

他們不理會這些人,找到了一家比較多人的酒吧,男招待拿單子給他們看,百威啤酒一瓶要價80元,他們心想,反正都來了,每人要了一瓶啤酒。

可是,男招待送上啤酒後,另外拿了兩盤花生放在他們的桌面上,然後說總共280元。

「兩杯啤酒就這樣被收了280元,根本就是強迫人消費,心里很不爽,喝完了酒,我們馬上走人。」

他們走出酒吧後,又有很多人圍上來,說他們的酒吧怎麼怎麼好玩,一個四十來歲的女子一直跟著他們走,叫他們到她的酒吧看看沒有關係,不玩也不要緊,價格特別公道,他們最終被說動了。

走了五六分鐘,就到了她口中所說的那家酒吧,門口並不起眼,也沒有甚麼氣氛,進去里面後,只看到幾桌客人在玩,酒台旁邊很多女孩子坐著,他們心想,反正都過來了,喝了一杯就走。

他們坐下後,點了兩瓶啤酒,可是男招待直接拿了六瓶啤酒放在桌台上,而且直接開了,他們心想,就喝了算了,一會買單就走。

接下來,好戲來了,坐在酒台的那些女孩圍過來,說要陪他們喝酒,事主不願意,她們還笑他們是不是同性戀不找女孩子,她們說陪酒很便宜的,只要100元。

事主的朋友認為,100元並不貴,就叫兩個女孩過來陪一下好了,他們是坐在大廳,對方要求他們進入包廂,但事主拒絕她們的「好意」。

接下來他們一起玩骰子,她們說不喜歡喝冷的啤酒,然後一下子拿來了12瓶不冷的啤酒,事主看她們要喝也就算了,玩了幾把,桌面上的啤酒就沒了,剩下的是空瓶。

這時,男招待拿了很多盤水果過來,事主說他們並沒有點水果,但是男招待不理會他們,放下後就走開,事主馬上生氣,那里有強迫人消費的,那兩個女孩就說,她們要吃,還叫男招待再拿12瓶酒過來,這時,事主已感到不妥,但她們立刻把啤酒開了。

當事主不高興的叫買單,這兩個女孩子馬上翻臉,要求先結了她們的錢,每人400元。

剛才不是說100元嗎,怎麼變成400元了?

她們說,100元是給公司的錢,並指責事主為甚麼開始沒有問清楚,事主立刻明白,進入了黑店。

事主和朋友前後喝不到兩瓶啤酒,酒單拿來時: 2050元。

同時,幾名高大的男子圍了上來,事主在「眾目睽睽」之下,只好付款了事。

事主還有一點不明的是,這兩個陪酒女怎麼喝酒喝得那麼快,原來是趁他們不注意時,把酒全部倒在地上了。

系列七:檳城商人在王府井大街被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