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 2010

馬華不知華人要甚麼!

馬華還不知道華社要甚麼的話,還不敢講真話,說得粗俗一點,還在捧LP的話,下屆大選,就如時事評論員鄭銘烈所說,馬華的國會議員可能只剩下個位數而已.......

國陣在烏雪補選中流失大量華裔選票,令到傾巢而出的馬華領袖錯愕,不知華人要甚麼(黃冠文語),並且互相指責,尋找藉口掩飾過錯。

華裔選民不投票支持國陣,馬華還不知道華人要甚麼的話,馬華的歷史腳步已踏在邊崖,岌岌可危,再不搶救,遲早跌個粉身碎骨。

馬華發生梁陳黨爭之後,險些發生林良實與李金獅之爭,最後在李金獅三打三不打之下,馬華進入林良實時代。

林良實領導馬華期間,八十年代國家經濟不景剛剛復甦,百廢待興,政府進行私營化及基建工程計劃,商機處處,人人找到錢,國陣自然而然受到人民支持。

林良實擔任總會長時,馬華領袖注重服務及聯誼活動,受到華裔選民的歡迎,每一屆大選,馬華領袖幾乎都高奏凱歌,許多只是看看水溝的候選人都能中選為尊貴的國會議員或州議員。

當時,林良實領導的中委會,幾乎全體中委都有官職,大家都搶著當候選人,每年馬華代表大會,中央代表在辯論時,竟然發表捧大腳的言論多過國家議題,很少領 袖敢怒敢言,直到翁詩傑的出現。
收購南洋埋下禍根

翁詩傑是林良實的眼中釘,林良實多次想鏟除他,但是都無法得逞,1999年,翁詩傑宣佈攻打馬青總團長時,林良實本來派出韓春錦當攔路虎,後來改派不思上進的馬青大會議長陸垠佑上陣。

可是,陸垠佑在13州分團團長支持之下,卻被有獨行俠之稱的翁詩傑擊敗。

當年,林良實在黨內灌輸"話到唇邊留半句"的多做事,少說話思想,造成馬華領袖在許多不利華裔課題上,不敢表達有違國陣政府的言論,除了翁詩傑。

經過林良實的約20年領導,許多加入馬華的熱血青年,不許發言,不許講真話,不是被排擠,就是被邊緣化,失去了許多人材,馬華漸漸被選民看成是敢怒不敢言的政黨。

林良實的領導班底,沒有居安思危,在許多攸關華社的課題上與巫統妥協,協商,更令到華社不滿,尤其是林良實2001年在華社一片反對浪聲中收購南洋報業,埋下了馬華不受 華裔選民支持的導火線,只是甚麼時候爆炸而已。

馬華華團化

黃家定接下領導棒子後,並沒有所醒悟,繼續推動更多聯誼活動,把馬華華團化,嚴禁基層領袖發表個人言論,發表批評國陣或馬華領袖的黨員,將受到對付或在大選不獲上陣,領袖的文告多數都由馬華總部宣傳組代筆。

2008年,還在推動"終身學習"運動,不知華社要甚麼的黃家定,派出許多他的黃氏子弟兵上陣,準備建立黃氏皇朝,沒想到華裔選民及其他選民狠狠的教訓馬華及國陣其他候選人,使到國陣兵敗如山倒,失去了5州政權。

308後,黃家定在馬華代表大會上才敢怒敢言,但為時已晚,大勢已去,2008年交出領導棒子。

"大馬悲歌"部落客形容得很貼切,馬華是東亞病夫,馬華還不知道華社要甚麼的話,還不敢講真話,說得粗俗一點,還在捧LP的話,下屆大選,就如時事評論員鄭銘烈所說,馬華的國會議員可能只剩下個位數而已。

待續.............


10 comments: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苏兄,你对马华了解得真透彻,你把小弟不懂也写不出来的东西全部写出来了。。

读你这一篇文,感觉真是痛快!

MCA... IS TIME TO CHANGE TOTALLY!!

丘仲尼 said...

阿邦兄弟:

马华各大、小头目,除了少数像黄冠文这类“天公仔”不懂“华人要什么”,大多数都心知肚明,华人要什么,只是他们哑子吃黄莲,有口难言。

马华大、小头目身在国阵组织内,他们参政或为谋取官职、或为谋求商机、或为争夺皇家勋衔,他们当然报喜不扫忧,不敢说真话啦!

马华是利用代表“华人”在国阵寻求生机,获取国阵恩赐4正部长+7副部长官职。马华正、副部长悉数靠“马来沙笼票”当选,在现实的政治利益冲突下,他们必须为马来社会服务甚以为华人社会服务,所以,他们都知道华人要什么,但是,他们能够开口争取,得罪马来选民吗?

今天,华人的政治力量像一盘散沙,这正是巫统众大头和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先生最喜欢看到的局面。308大选,行动党+公正党+回教党获得70%华人票,70%印度票+35%马来选票支持,成功组织民联政府,跟国阵分庭抗礼!

预料在来届全国大选,华人票会进一步流失至只有28%支持国阵,印度票则回流增至60%支持国阵,马来票国阵的支持率可达68%。

尽管华人票全力支持民联,可惜,随着印度票和马来票回流,来届大选仍然无法改朝换代,华人朝、野政党仍然是大输家,马华可能只剩13席国席,公正党仍然是华人国、州议员占多数(高层领袖全属打败仗的马来人),行动党国、州议员仍然是华人天下,可是,除了槟州首长,以华人议员为主的反对党又能够给华人社会什么?

华人社会看到马华大输会很爽快,但是,爽快过后,华小要迁校,要增建新校舍,华人神庙要拔款,住家水沟阻塞,沙女失踪,阿窿追债上门。。。!华人社会遇到问题还是厚着脸皮找马华解决,因为马华在国阵政府是代表华人的政党。

马华代表华人而不获华人票支持,华人社会有事找马华,投票投反对党,这是马华的悲哀,也是华人社会的悲哀!

只要华人一天不支持马华,马华必须靠马来沙笼票才能生存,马华都不会告诉巫统“华人要什么”;除非,马华众大头全都脑袋发烧,不愿做部长、副部长,要脱离国阵!

Anonymous said...

为什么?

民调支持一方,你却漠视民调。华总/董总/华团都自称代表华社,但事实上是这样吗?侮辱民调,你要别人支持?

从政的人认为道德可以分为私德公德。贪污的人也可以觉得“受钱可以是贪污,也可以是合情合理”。自己修改游戏规则,要别人吞下去。

英语教数理。你认为独中/董总是个关键吗?多少人读独中?谁会在意统考?至少超过90%自华小毕业的国中生不会。真正关系到选票的,不是独中,而是书包,是“额外花费”。多少华小的“额外花费"与麻花有关,多少的课外书本与麻花有关,多少的书包过重于麻花有关,多少的电脑班与麻花有关。没有社团反对这些”收费“,但难道华人统统支持这些为了特定组织服务的收费?

英语教数理。华人要什么?你以为几个”利益损失“的华团/董总就可以代表华人?以为华人都支持”恢复“华语教数理?以为搞定几个华团/董总就等于搞定华人?

把问题怪罪梧桐?不如检讨这些华人社群里的”政经挂钩“活动吧。

总而言之,不尊重华社就是原因。谁代表华社?几个华团/董总还是最基本的民调?

蘇國評 BOND SAW said...

賣博士字孔明兄
不敢當。
我只是就事論事而已,謝謝捧場(不是捧LP就好,哈)

文正兄
謝謝你的用心留言。

匿名君
今天沒有人可代表華社,我們已進入跨種族時代,還在談誰代表誰,落伍了。

Anonymous said...

阿邦兄,
你太过吹捧翁诗杰了!他是马华又史以来最虚伪(讲一套做一套),懦弱(怕巫统怕的要死),无情(有功自己领,有难找人顶),无义(说话不算数)的马华总会长,所以只能沦落到拿那区区五百票而已!

Anonymous said...

落伍?你敢叫麻花大喊一声,他们不是为了代表华人而在国阵里混?

他们可能敢对着华语报章喊,他们敢对梧统喊吗?现实是否代表华人,是另一回事,但如果马华不坚持是华人的代表,它什么都不是,明天立即比民政更民政化。

现实就是如此。不必说什么面子的客套话。

麻花现在沦落在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陷阱里。
要讲话大声才来谈争取支持?还是要华人支持才来谈维护利益?1999年华人支持,麻花维护华人进入回教国,收购报章。2004年华人支持,马华带华人观赏“举剑戏”。现在才来烦没有支持所以没有力量维护?

靠人不如靠自己。靠你麻花,不如靠我的选票来的实际。这就是过去的经验。

这统统都是因为过去12年麻花的胜利不是自己的实力,而是吃了回教国/贪污课题上的“便宜”。出来混迟早要还,以前是“选票就要,但却不做功”,现在就别怪人“不投你却要你帮忙”。

失去了的12年的不是“普通的12年”,是科技大发展,互联网时代的12年,新一代的12年。舒适的环境使到麻花错失与时并进的机会,拿着老一套上世纪的一套来搞现在的政治。看看现在的“资深”领导人就知道,个个都是60开外。不死麽?

现在的事实就是,华人,在整体方面,可能是“好过“,舒适过友族,但,问题在于贫富不均,你这些有关系的,那么富贵,我就没有什么康头。但时不时就听人讲,你们华人控制了多数财富,应该感恩。。。,那我要问,这是不是”有难同当,而有富则你们享而已?“。要选票时就说华人要感恩,不见你们感恩的体谅的减少那些”额外收费“?

现实就是,麻花要靠华人票继续在国阵混,混自己的利益。不是华人要靠麻花来维护华人利益。华人要维护自己利益?一张选票就够了,梧桐会直接”识做“。看看最近的”华小水电费“事件,难道不清楚吗?

一直说什么被梧桐害。一直说,梧桐应该顾及麻花。。。这不就说,你麻花没有能力影响梧桐,你麻花没有能力制衡梧桐。那么你要我选票干吗?靠你制衡,不如我自己通过选票来达成。

一个靠梧桐上台,一个一直强调与最不受华人欢迎的木有丁很好关系的老总,你能期待什么?只要他不对人下跪感恩,华人已经很感恩了。

Loh said...

试问稍有(LP)的人都被901个中央代表给拉下台了。

躲在沙笼底下等上位的那几个領袖当然是不

敢讲华人要甚麼啦。假装不知, 尋找藉口, 敷衍了事。


吴海外

thunderkajang said...

是不知?知了当作不知?还是继续扮不知?
我还是希望“马华不知华人要什么”!

蘇國評 BOND SAW said...

Anonymous2:我指的是當年的翁詩傑,當年他確實是馬華的一股清流,敢怒敢言,不然也不會坐上第八屆總會長的職位。
只可惜,當了總會長後剛愎自用,才落得如斯下場。

Loh said...

如果翁诗杰是一个怕事的人, 照理也就不敢深入查办吧生自由贸易区的事件。
他因此得罪了巫统和他的代理人,最后还失去马华总会长宝座长。

假如他得过且过, 什么也不管, 也许今天他还是马华总会长。

吴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