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3, 2009

馬華的兩個1000萬令吉



態度剛硬,戰鬥力頑強的翁詩傑,經過多次風風浪浪都沒有倒下,他會不會這次因1000萬令吉事件倒下,成為半屆總會長........


國陣後座議員俱樂部主席張慶信投下大炸彈,揭露他在去年捐了1000萬令吉給馬華不倒翁翁詩傑,引起坊間議論紛紛,有人選擇相信,有人認為張慶信的指責子虛烏有。


1000萬令吉事件有兩個可能性,一是張慶信講騙話,一是翁詩傑確實收了1000萬令吉,中飽私囊,沒有交給馬華總部,不管是誰講騙話,必有一方須負起責任。


如果張慶信講騙話,拿不出證據,翁詩傑起訴他必勝訴,討回清白。如果張慶信講的是事實,拿得出人證物證時間地點,翁詩傑的政治生命不但寫上休止符,而且可能面對牢獄之災,因為他涉及失信及貪污之罪。


這都是非常嚴重的後果,指控的一方並不是普通人,他是民都魯國會議員,也是國陣後座議員俱樂部主席,擁有拿督斯里銜頭,又是巴生自貿區的主要承包公司Kuala Dimensi的老板。


被指收取鉅款的是馬華總會長,又是交通部長,也是擁有拿督斯里銜頭,身負揭查巴生自貿區弊案重任。


張慶信的喊話,似有一決生死之意,不管結局如何,翁張必有其中一人倒下,這場戲只有高潮沒有低潮。


翁詩傑是馬華不倒翁,從政以來,因為獨來獨往,不按常理出牌,常常嚴厲批評當權派,成為馬華黨內許多人的眼中釘,但是他總是有驚無險的過關斬將,最後甚至當上馬華總會長。


想當年,翁詩傑在張明添1000萬令吉教育基金事件上,鍥而不舍的咬著當時的總會長林良實不放,因而受到馬華元老黃木良的賞識,支持他及輔助他,最後登上馬華龍頭寶座。


張明添教育基金是1000萬令吉,翁詩傑如今被指收取的也是1000萬令吉。當年張明添家人捐給馬華1000萬令吉,在翁詩傑不停追究下,終於有了下文,每年都有不少學子受惠。


如今的1000萬令吉,張慶信說是要捐給馬華全國各區會,但根據馬華總財政鄭福成的說詞,馬華並沒有收到這筆鉅款。


如果張慶信誣賴翁詩傑,馬華總部當然不會收到這筆錢,如果張慶信講的是事實,翁詩傑沒有將現金交出,這是非常嚴重的刑事案件,除了必須下台,還必須接受法律的制裁。


態度剛硬,戰鬥力頑強的翁詩傑,經過多次風風浪浪都沒有倒下,他會不會這次因1000萬令吉事件倒下,成為半屆總會長,全國90萬馬華同志關注外,兩千多萬人民也要知道,到底是誰在講騙話。


套用翁詩傑愛講的名言: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张庆信警告翁诗杰不要咄咄逼人,否则他将逐步“揭开对方底牌”。他表明无惧翁诗杰报警, 坚决不肯撤回他捐献一千万令吉给翁诗杰的指责及道歉,反而挑战翁诗杰“放马过来”起诉他。

他说,他是于去年在朋友(马青总团长魏家祥)要求下,承诺捐献1000万令吉予翁诗杰,充作“马华区会活动基金”。

“翁诗杰可以反驳,不过,我希望他不要逼虎跳墙,逼我揭发更多内幕。”

翁诗杰是今早于马华总部,在一众马华中央领袖的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郑重否认曾收取张庆信的1000万令吉捐款。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并未出席记者会。

我们当然体恤家祥,硬朗作风的他,仍然遮遮盖盖,顾及张庆信.....家祥,勿受制于庆信,走自己的路,未必就不好.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魏家乡为什么不出来讲几句话?

Anonymous said...

不倒翁就算没拿,这次也死定了,不为什么,只因自贸区案件牵涉太广,如连根拔起的话,倒下的不是一棵树或一只大鳄而是一个政权,试问幕后那只鸡又怎么会袖手旁观呢?

量街的人 said...

国平,
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少人给你意见吗?因为你的评论太吃‘单边’了。善意提醒,如果接下来你的评论能写到‘帮理不帮亲’我包你会加很多人浏览你的部落。

沈兴 said...

如有底牌,那位何不现揭?那等什么?
如他不查自贸区,就不揭吗?说什么点到为止,警告的话?如真有其事,那就揭了罢~不用再等了。